• 麻城人在太仓(3)

    刘湘伤心,是不是因为自己把辞职信给经理而离职了,那边整人,可是又没有任何证据,我该怎么办?如果有证据我一定告他们暗整人,最后一想,哎,算了吧,别再惹事非了,咱只是普工,大不了从新找厂,刘湘离开和承汽配

    04月26日
  • 麻城人在太仓(2)

    人力资源市场找工作

    刘湘他们夫妻两老早的来的人力资源市场,天哪,好多的人,招工的厂就那么几家,应聘的足足几百人,他们走了一圈最后报名应聘了泰坦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招聘人员说:你们明天早上8:00到厂

    04月26日
  • 麻城人在太仓(1)

    《麻城人在太仓》

    前不久,我和我老婆在逛超市时遇到一个同村的老乡——刘湘,不对,她是刘湘吗?好像不是,我就随口喊了一声刘湘,她认出了我,她是我从发一起长大的女人,简直不敢相信这几年她变成如此模样,

    04月26日
  •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坐在梳妆台前,朱镜里不再是芙蓉如面柳如眉,霍晓晓想起,原来啊,她今年已经六十有余了。

    往事难追,命运易折,十八岁的霍晓晓一定猜不到六十岁霍晓晓的模样。

    十八岁时,霍晓晓总共有两个愿望,一个是等

    04月17日
  • 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于公谨

    华子努力地工作着,因为他想要给叶子一个幸福的生活。叶子的个子很高,人长得也很漂亮,家境也很好;而华子的家是农村的,尽管他很努力,但是这些差距并不是他努力就可以填平的。

    04月16日
  • 我是贫困户

    张得最近可是春风十里,红光满面,尽管冬风冽凛,乡村的尘土飞扬。这不!此时正拿着笤帚,指挥着几个人清理两旁的杂物和枯枝。

    “大弟大妹们,这边的树叶不要忘了扫!”

    他的小眼眯缝开,脸上的皱纹如枯枝

    04月16日
  • 一票否决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

    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

    04月15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14)

    (十四)女儿出差回新疆

    一天晚上,楼上邻居让我们去他家看录像,边看边介绍:“这是广州开来公司来新疆开展传销活动。只要交800元,就可以得到一套化妆品和保健品。如果在一个月内发展三名以上传销员,公司

    04月14日
  • 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是当时已惘然

    文/紫颜若雪。

    1,【梦里的女孩】

    志鸿总是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一个眉目清冷的女孩,与他站在一座木桥上冷冷相对,突然,他用力推了一把女孩,女孩往后一退,撞断了桥上已朽的木头

    04月13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12)

    (十二)边学边干办报纸

    1995年3月初,到新疆广播电视报汉文编辑部上班。我一直从事广播新闻工作,办报是个门外汉,不太熟悉,缺乏经验。到报社后,我以小学生的姿态,虚心向丁总编和汉编部同事学习、请教

    04月12日
  • 《心寒》第二章—班级的战争

    “喂,你想干嘛呀!”“不就是一本破书吗!我赔你就是了。”“你以为我和你吵来吵去地浪费时间就是想让你赔书吗?”“你以为你家有钱就了不起吗?在这装什么清高。”白寒不屑地说。杨晴儿刚走进教室,就听见了争吵声

    04月02日
  • 官僚主义害死人

    官僚主义害死人

    那天响应县政府号召,史新去街道居委会办他的四轮电动车牌照,他跑了一天愣没办成。

    按要求电动车应先在街道居委会登记,跑到居委会,他们说得要身份证、户口本,史新都给他们看了,他们说

    04月01日
  • 江枫原创长篇小说刘庄往事片段选发

    第八章 西 征

    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

    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

    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

    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

    漂不漂亮不敢说,

    保你

    03月29日
  • 浮生错负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

    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

    03月28日
  • 浮生错负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

    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

    03月28日
  • 老来伴(闪小说)

    文丨孙怀军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

    03月28日
  • 天玄寒冰帝

    锲子

    神界

    "我的孩子,苦了你"主母是神界的神母,她不可思议地怀上了一个孩子。千万年来,主母华曦从未有身孕,如今竟怀上了孩子。

    孩子出生之际便受亿万年的天玄寒冰之苦,天玄寒冰是连主神都无法

    03月27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43)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43)预览

    (四十三)一时气话也当真

    1985年10月26日,这次学习提前结束了。晚上,给莲香打电话,请她将我以前写的业务自传和照片尽快寄来,並告诉她,近来电台要搞专业职

    03月25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41)

    (四十一)改乘班车回伊犁

    1985年8月26日,马建勋突然来电台,又匆匆离去,到武汉大学学习。听说这是中国作协委托武汉大学举办的插班生,共20名,学制二年,毕业后发给大学本科文凭。学生不举行入学考

    03月23日
  • 花谢花飞花满天

    (1)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

    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

    03月23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