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红烧牛肉

2015-10-01 19:45 | 作者:初晨苦楚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每去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都喜欢穿梭于它的大街小巷寻找美食,这些年也天南地北地跑来跑去吃过美味佳肴无数,但是最吃的还是妈妈做的那碗红烧牛肉,那个味道是世界上最美味最熟悉也是这辈子最怀念的味道,我把它叫作“妈妈的味道”。

高考填志愿时候,五个志愿我全填了北方,最后在离家2000多公里的一个岛城上学。所以每年基本是回两趟家的节奏:寒假跟暑假。每次回家父母总是给你做各种好吃的,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所以一个假期下来人懒了不少,智商也降了不少,可唯独这个体重时直接往上飙。特别是临走的前一晚,妈妈一定要去街上买来很多肉啊,菜啊。那时候我想:在她心目中北方到底是有多缺乏食物啊,也或许我们学校根本就没有食堂。

吃饭的时候,妈妈总在一旁说:“这个你多吃点,你走了就没人吃了。”这时爸已经把另一个菜夹到你碗里:“来尝尝这个。”有时候真的吃不了,还会带着怨气说:“我要吃我会夹,你们这样不得撑死我啊!”现在想起来些的时候,心里都会为当时的不懂事感到无比惭愧,我知道那是父母的关心,儿行千里母担忧,一点没错,你在外面,父母的心永远牵挂着你,他们担心你吃不好,睡不暖,离家这么远没有亲人可以依靠,天下的父母就是这样。

记得那是大学最后一个假期,也就是大四寒假,过完节还没过元宵节呢,就得回学校。那个时候比我小两岁的弟弟已经参加工作。前往学校的前一天,去县城里面逛一圈然后买一些东西已经成了一个这么几年的习惯,那天弟弟、表妹和我,我们三个人一起去的,我们买了很多很多云南的特产,那是给我带去北方的,又买了一大堆零食饮料,当作这几天在火车上的干粮。那天我们很早就从家里出发,逛了很久的街,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五点了,由于很累没几分钟功夫我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或许是由于要离开的缘故,心里总是不安,那种感受每一个离开家的游子应该都会有吧,就是在离开的前一天,所以我根本就睡得不踏实,迷迷糊糊我听到妈妈跟弟弟在商量要做什么给我吃,而且妈妈好像还喊了我一声,发现我睡着了,就没忍心再叫我,这时候我猛然就醒了。

睁开眼,看到弟弟已经站起身来准备上街买牛肉。

原来是那年春节置办年货,爸妈买菜的时候买了牛肉干巴,回来之后我看了他们买的这些菜,随口就来了一句:“这么没买新鲜牛肉啊?做个红烧牛肉。”没想到我这么一念叨就被他们听见,后来爸爸说:“那现在去买!”后来我一直阻拦:“现在年边,而且这么晚了,现在去也没有了。牛肉有一个菜就行了,干巴我也爱吃。”后来就这样,没想到这事过了这么多天,妈妈却一直把这个小事记在心里。

看到弟弟已经起身,准备去街上买牛肉。我一看时间都5点多了,妈妈那天也忙了一天,我知道妈妈刚从交警大队回来,因为村里一个阿姨走丢了好几天,那天早上有人打电话来发现了,然后让去交警大队认领,当时阿姨已经发生车祸死亡两天了。所以我知道她今天一直因为这件事在忙前忙后,累的不行,而且现成做红烧牛肉也不简单,还要时间熬。我赶快上前说:“不用买了,我不想吃,还这么麻烦。”

他们都没听我说话,这时弟弟已经走出去把摩托车骑出来,那种坚定地干一件事我仿佛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时候妈妈说:“要不你跟着他一块去吧,看看想吃什么就买回来,最后一顿在家吃了,把握机会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看这形式,恭敬不如从命吧,我坐上摩托跟弟弟一起上街了。弟弟对街上这些卖菜的很熟悉,毕竟他这半年就在镇上派出所上班,而我这些年都在外面,小镇也变了不少,那些熟悉小房子已经变成一幢幢大楼,那些小店铺也已经拆迁,改成了房子。所以他径直就把摩托车起到一家牛肉餐馆,而且还说:“姐,这家好吃,妈妈和我都认为这里味道做得好。我们所每次吃牛肉也是来这里。”我说:“那行,就这家吧!”就这样我跟弟弟一起进入里面。

“老板,来上三个人吃的牛肉,顺便帮我弄个蘸酱,少放辣椒”弟弟很顺畅地说着。

可以看出来他跟老板很熟悉,说话处事方式让我觉得眼前人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调皮捣蛋惹父母担心的家伙了。他也依旧不再腼腆,我记得以前每次我俩去哪儿,别人跟他打招呼他都会害羞,等待着我给人家回应,而且久因为这事,他没少被家人批评。我也知道他说的少放辣椒,自从我去了北方以后,就不太能吃辣椒,所以每次回来总会觉得家里面的菜很辣。而弟弟知道,所以他说了少放辣椒。

而此时此刻,真的可以用那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在心底满意地笑了,然后转过身很轻松地走出来在外面等他。不一会儿,他也提着袋子出来,接着问我:“姐,你还想吃什么?我去买点。”我笑笑说:“要不去看看吧!”然后我俩向菜市场走去。

我跟弟弟简单买了一些,就忙着回家。这时妈妈已经把饭煮上了,其他菜叶洗好准备着,就等我们回来,她开始忙前忙后地做饭,我去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出发。弟弟总是时不时地跑到我的卧室,我看着他说:“你是不会明白明天就要离开,今天的心情。”他说:“我明白啊,因为我也有过。”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相信他应该也能体会到,我只知道这么些年一直是我南来北往,却忘记了他也曾出去过。原来弟弟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现在的他真的不比从前了,我为他的成长与改变感到很欣慰,很满足

等我东西收拾差不多,妈妈也把饭做好了,桌子上一下子端上了六七个菜,最后压场的是那碗红烧牛肉,看上去细腻润滑,都不忍心动筷子,还热腾腾地直冒热气呢。妈妈总是在一旁说:“赶紧吃啊,就是因为你才做的。”弟弟在一旁酸酸地说:“姐,我是沾了你的光,才有得吃,不然平时哪能吃到啊,想都别想!”我笑着赶快给他夹了两块说:“吃这么多还不能堵住你的嘴。”我夹了一块在嘴里,那是这辈子我吃过最好吃的红烧牛肉,没有之一。我知道做这个菜需要时间,耐心,火候,稍微控制不好,味道就变了。这里面散发出的味道不止是味蕾本身,它还加了其他很多很多东西,比如弟弟的关心,还有妈妈的爱。一股暖流就这样涌上心头,此时此刻一家人就差爸爸了,而此刻爸爸在离我们几百公里的地方上班。

吃着这顿饭的时候,我抬头偷偷地看妈妈,她在认真地低头夹菜,我明显看到她比从前老了一大截,明显地可以看到额头上已经长了皱纹,还用她那双粗糙大手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霜,头上还添了几根白发。再看弟弟,他的眼神很清澈很坚定,我知道他这两年真的成长了不少。这时,妈妈发现了我的异样,抬起头问我怎么了,我笑笑摇摇头,然后低下头往嘴里使劲地扒饭,那一刻,好像什么东西一下子钻进心里,很深很深,我也明显感觉到眼泪流出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爱流泪的我这几年总会在妈妈面前留下眼泪,有时候是因为一句话,有时候是因为一个举动,就是如此纯粹的东西,其实我知道有些脆弱只有在最亲的人面前才会展露出来,比如此时此刻。眼前的这碗红烧牛肉啊,你给予了我太多东西,让我一下子懂事了许多,那一瞬间我发现以前妈妈的唠叨我不再感到烦,我多希望每天都可以跟她说说话,我也不会再跟弟弟闹别扭,我让着他,他让着我,这些年是我们互相陪伴一起长大,我感谢妈妈给我我这世间最好的礼物,我们懂得互相分享,互相拼比,互相照顾。

饭还没吃完,妈妈又说:“这个红烧牛肉挺多的,今晚的菜我也故意做多了,明早你九点的火车,起来热热吃点早饭再去坐车还来得及。”我就随口说:“还不知道能不能起来呢。”我平时把时间掐得可紧了,而且几乎不起来,我宁愿睡懒觉也不吃早饭。

晚上睡觉时前我妈一直在嘱咐我:“记得上闹钟,别明天又起晚了,赶不上火车。”其实这事她不说我也很在意,毕竟来来回回这么多次,也知道怎么做。但是这就是天下的母亲,她永远为你操心,不管你有多大,在她眼中你永远是个孩子,她什么都放心不下,哪怕你明天早上去坐火车她也一直不放心,所以左一遍右一遍地提醒。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不仅给了我们生命,还给予了我们未来,他们一直为了自己的孩子有美好生活而奋斗着。

第二天早上我也六点就准时起来,我睡中感觉到开门的声音,起来后发现厨房门时开着的,跑去一看,妈妈已经把饭菜热的差不多了,而且我手机上也有一个未接电话,是妈妈打的,但是铃声应该只响了一声,她担心我睡过头给我打电话,可是打电话的时候又想应该来得及,再让我多睡一会儿。原来她五点九起床把饭煮好,她知道我本来就生活不规律,如果起晚了我肯定是不会吃早饭的,所以她早早起床准备好一切,我也不会不吃的。妈妈就是这样一个人,那顿饭我吃的很感动,我甚至一大口一大口地把她做的红烧牛肉吃了,一块也不剩余。

后来,是弟弟送我坐上了去南方的火车。我不让妈妈送,因为我害怕我会哭,而妈妈也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我一直没有说穿,但是她懂而且很默契地配合着。火车就这样渐行渐远,告别了生我养我快20年家乡,告别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我又要开始我新的征程。

透过玻璃窗,我仿佛看到了妈妈忙碌的身影,她在厨房里面烧菜做饭的背影,那烧菜时的用心,她叮嘱我的那些话,这些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这些对于我来说看见一次,吃上一顿都是奢侈,我知道我将来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在妈妈身边,我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全世界最爱你的两个人都在你身边了,你还要选择离开。上次在西藏,我给弟弟寄了一张明信片,我在上面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以后我陪在爸妈身边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所以你的责任越来越大,可能家里的一切你就要扛起来了,这一点我很惭愧一直没有你做的好,在我眼里你是最棒的弟弟。练习好车技,两年以后咱们带上爸妈全家自驾来西藏,费用一切我包。我知道这里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所以有生之年里,我要带上爸妈一起旅行,我要带他们走过我走的城,看看那些风景。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味道,那碗红烧牛肉的味道!我知道那是妈妈的爱还有弟弟的关心与成长!这碗红烧牛肉,无论我身在那一座城市,无论我走在南方还是北方,我都会想起来,他们带给我关心与疼爱,我想这个味道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