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早晨

2011-11-19 14:21 | 作者:秋风秋雨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的早晨,丝丝凉意弥漫在这江南小城的薄雾里,白桦树叶也打了个颤,跌落在行人道上。

我赶到早摊前时只有两个人,最前面的是一位四十出头大腹便便的高大平头男人,另一个就是与柜面齐高的七八岁穿校服背书包的小男孩。

卖早点的女人看上去四十多岁,黝黑的脸上饱经了风霜,单薄的身上穿一件很大的套衫,灯笼似的袖子随着忙碌的手,在热气腾腾的点心上扫来扫去。

当“大平头”拎着大袋小袋的各色早点离开之后,小男孩踮起脚尖怯怯地说:“阿姨,买一个菜包子。”然而,他的声音几乎立刻被右边插上来的一位瘦长穿花马甲的女人的声音淹没了。待“花马甲”买好之后,左边又突然窜上一位二十多岁的红卷发女士,小男孩本能地将嘴边的“阿姨”收了回去。

“嗳——,请排队好吗!”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后面多了一位戴眼镜的老先生。

可,“红卷发”几乎没听到老先生的发话,照旧喊着她要的手抓饼和银耳粥。“大套衫”也热情地配合。

“先给这个孩子拿一只菜包子。”我突然提高了嗓门,语气显然有些不客气。

“大套衫”一颤,立马放下了“红卷发”的手抓饼,伸出头来大声地又问了一句“要什么”。

“阿姨,我要一个菜包子。”小男孩已不敢踮起他的双脚去面对热情扫地的“大套衫”了。“大套衫”麻利地从蒸笼里用塑料袋拿出一只菜包子递给小男孩,孩子也吃力地将五元纸票递到“大套衫”手里。

当“大套衫”将找好的硬币递到举着的小手里时,孩子看了一下找回的硬币迟疑片刻说:“阿姨,一个包子多少钱呀?”

“一块五呀。”“大套衫”显然有些不耐烦。

“那你怎么只找我一块五呀!”小男孩终于提高了一点他的嗓门。

“你个小东西,你刚才不是还拿了一个鸡蛋饼吗。”“大套衫”瞪起了她的双眼,一脸的鄙视。

“我没拿!”小男孩左手拎着一只菜包子,右手捏着刚找回一元五角硬币,踮起脚尖同时将它们举过头顶,话语里充满了委屈。他的身体也因为过重的书包而有些站立不稳。

“这孩子一直站在这儿,怎么会拿你什么鸡蛋饼?”我愤怒地为孩子辩解着,同时将一只手扶着孩子的肩。

“大套衫”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一把夺过小男孩右手里的一元五角,“拿来,我重新找给你”。

当小男孩一手拎着一只包子,一手紧紧捏着重新找回的三元五角时,他回头冲我笑了笑,而我却是心头一阵酸楚,因为我发现了一张与他身材不相符的蜡黄的脸。

“我不是存心想讹他两块钱,他第一个到这儿就说要一块鸡蛋饼。”“大套衫”仿佛良心发现,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没人说你讹孩子两元钱,只是孩子更需要保护。”我苦笑着对“大套衫”说。

当“大套衫”将黑米糕递给我时,我感觉到了蒸笼里的一股股暖意。但愿这股暖意能让人忘却初冬的寒气。

回头时,发现路边花坛里的秋菊依然开得很艳。“红卷发”也不知什么时候已排到了老先生的后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