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兼职生涯

2013-03-03 22:54 | 作者:杨霞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我的兼职生涯

杨 霞

钱,以掉进钱眼里无法自拔,只要看到钞票两眼就开始冒绿光,只恨自己没有特异功能将其收为己有,哪怕是路旁的垃圾箱我也能发现其有闪光的价值,好想停下脚步放下身段,只要我出手,肯定比那些拎着蛇皮袋的佝偻老太太收获要大。如果还想收获多一点,也可以肩上挎个工具箱,手里提个凳子大街小巷的窜,不过这个凳子不是给自己坐的,如果您愿意拿2元钱出来您随时都可以坐,前提是您必须金玉其外的翘起您的二郎腿将您尊贵的脚伸到我的面前,而我也会如捧珠宝似的将您的脚下之物插得锃亮锃亮,甚至会将牛皮擦成鳄鱼皮。当然还有许多途径让我拥有钱。但是女子爱财取之有道,在挣钱的这条道上,我有我的优势和顾忌。优势是胆小,因为胆小,所以便守法,不敢偷,不会抢,甚至连现在以逐渐被大家所接受的“来拉公司”也不敢去。顾忌便是不能丢了现在的饭碗。现在的饭碗虽然没有山珍海味(山珍海味据说容易消化不良),但是里面的素菜便饭即能维持生命,又不必担心有减肥的开支,看那些阔太太们为了保持身材保住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煞费苦心的寻求减肥秘方也挺伤神的,好在我近期内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光顾我,我男人不阔、我就当不了阔太太麽。

可是怎样才能与钱接下不解之缘呢?现在这点工资除了帮儿子交学费之外剩下的只可付水电费了。我必须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在合理 合法 合情的轨道上挖掘商机,寻找财富,实现我发家致富的伟大想。于是乎在工作之余,下班之后,我像个城管人员似的四处溜达,更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希望能碰到个有缝的鸡蛋,可光天化日之下,这种机会极小。我的方向只能是瞄准市,广场有摆地摊的,有卖烧烤的,有玩杂耍的,当然还有跳广场舞的,(不过这跟我没关系,又跳不出钱来。)目测了几个晚上之后发现这些都不适合我,这些需要本钱,而且有风险,尽管这风险在很小很小的范围之内,可我就是那营养不良的树枝承担不起啊。如果一晚上无人问津我的生意,那我这个老板岂不是特失败特受打击?我怕我会郁闷得想跳江。再说就凭我这点出息我敢挑战那高深莫测的商海吗?不溺死才怪。罢,罢了,还是廉价出售我的劳动力吧。谁要廉价劳动力?我挂着大横幅满大街的打广告,家政也可以,钟点工也不排斥,只要给银子就行。我找到了一家卖夜宵的精品店,他的工作时间是下午4点至凌晨4点,我居然不怕死的同其商量“我下午6点来行不?”好精的老板,他立马就知道了我的意思:你既然有工作又何必还找事做?我直言不讳,想钱呗。我期待的目光迎来老板的摇头。心中窃喜,终于松了一口气,要钱不要命大概就是为我这种人创造的吧,如果这次我被录用,那我的工作时间就是上午7点至第二天凌晨4点,还不包括洗漱时间,如此坚持两天之后如果不被抬到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那就破了吉尼斯纪录成了铁人出大名了呵。谢谢你,老板,你的否决等于救了我一命,尽管我是穷人贱命一条。

一次次的应聘,一次次的红牌罚下。想想也是,同样是出钱,谁愿意请兼职的呀?就像脚踩两只船似的。不过没关系,就当了解市场行情,搞社会调查吧。

“老板,我是看见招工广告来的”我不放过任何一个牛皮癣,又进了一家快餐精品店,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老板很热情,态度极好,就他提的招聘条件我是最佳不过了,一看就是能为他挣钱的主——“别——”我打断老板的话,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只要我说出我的工作时间后他的笑容一般都会定格,而且僵在脸上一动不动,然后就会听到要我滚蛋之类的话。“老板,我是来做兼职的——”我望着老板等待他下逐客令,我发现,对方的语速居然只作了半秒钟的停留,然后拿出纸和笔迅速而准确的算着我可以给的时间和他可以给的报酬,“按照你提供的数据,你中午2小时,晚上2小时,星期天全勤,一月下来给你600如何?”

“啊——”我忙捂住嘴巴,怕自己失声尖叫出来,就我这两只贫贱之手,一天240分钟居然值600元?哪还有如何不如何的?我像鸡啄米似的头点个不停,不知道说了几个“可以”,老板不一般的仁义,他又补充了一句感动得我差点流下眼泪“你做事如果让我满意的话工资还远不止这个数”,“好的,好的。”我有点腾云驾雾了要不是介于男女有别,差点要和老板来个热烈的拥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老天也有眷顾我的时候.

兼职生涯正式开始,上午才过十点,我便坐立不安,只盼着快点吹号快点下班,尽管和兼职老板说好是十一点半报到,但考虑到我是第一天上班,即要熟悉工作内容,再就是让他对我有个好印象以便可以长期录用我,因此我这边冒着早退的危险为了赶那边的早到,老板对我这个点非常满意,因为他开的是自助餐厅,只有两顿饭的时候才有客人,也只有这个点才需要服务员.我.就是一名端菜的服务员.老板娘为我穿上工作服,戴上工作帽,还有卫生手套之类的包装完毕之后,我便和其他几位大姐大婶一样站在那长长的不锈蒸锅后面等着客人光临。趁这个时候老板娘连忙介绍我的工作内容,她声情并茂,笑容可掬,这是土豆,小份3元,大份6元,那是剁椒鱼头15元一份。。。。。。望着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美味佳肴我没有吞口水的欲望,只想拼命记住这菜名和菜价。老板娘很年青,很漂亮,声音更是甜美,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杨姐,你别着急,刚开始时你肯定是一头雾水,这几十样菜你不可能一下子就记住的,熟悉了自然就会了。”天啦,多好的老板,居然叫我杨姐,何等尊荣,我感恩似的望着老板娘,恨不得还生出两只手来为她服务。这时就有客人陆陆续续的进来了,老板娘伶牙俐齿,款款深情忙招呼她的上帝去了,我也连忙拿了个盘子讨好似的跟在后面,客人点什么我就端什么,由于对菜价不熟,客人点菜之后我会先端到柜台上由老板算价之后再端到餐桌上去,还不忘学大酒店的服务员一样说声“您请慢用。”遇到有礼貌的客人会回声“谢谢”,不过都还好,能到这里来消费的非富即贵,都是大款都是有素质的人,我就爱和有素质的人打交道以抬高自己的素质。那就真的是别人点着我端着,别人吃着我看着。由于我本来就是烧菜做饭的人,这些菜价和菜名对于我来说并不算太难,相信我会很快进入角色找到感觉,同时也相信我能胜任这份工作,也更加相信这600元以唾手可得。当然也为老板为什么会聘我这个兼职找到了答案。这是家新开张的快餐店,老板及厨师全是外地的,只是在本地招服务员,老板娘亲自端菜可见用人之急。我庆幸找到了这个财源,在心里计算着一月600.二月1200.。。。。。。哈哈哈,要不是怕被人误会我神精有问题,我会当场笑出声来。

两点钟准时吃饭,我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连吃饭带赶路一起完成,否则下午上班就会迟到,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我来不及品味我刚才还极力推荐给别人的这些佳肴的美味,直接就将饭菜倒进了胃里,然后歉意的向同仁们说声你们辛苦了,便骑着宝马牌的环保车飞驰而去,顾不得炎炎烈日会烧伤我的皮肤,也顾不得满街灰尘扑面而来让我睁不开双眼,只想在这人来车往中快点穿梭,尽管此时我是分秒必争思维却清晰的很,要是此时我出车祸了算工伤吗?又算哪路的工伤,我可是即在上班的路上也是在下班的路上,呵,不会有哪个倒霉鬼司机这么倒霉的,除非我自己突发奇想往电线杆上撞。我倒是想撞伤之后弄点小钱花花,就是怕电线杆断了我依然安然无恙岂不是得不偿失。不是说穷人连受伤的权利也没有吗?当我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刷了签到卡之后,乖乖,距上班时间仅两分钟之遥,也就是说我还可以兼两分钟的职,还可以挣两毛钱,传说中的快节奏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整个下午我都是在幻想和憧憬中度过,仿佛自己的前途在突然之间柳暗花明,一片辉煌。只是还没到下班时间又开始坐立不安,因为这个时间应该有客人来吃饭了,而我还没到岗是有点说不过去的,经过我反复的思考之后最后决定又早退直奔我那600百元而去,果不其然,店里以有不少的客人,又果不其然,老板若无其事地说了句“这个点有点迟喔”,我一面换工作服一面点头,“我先做事去了,有什么下班之后再说吧。”我是个非常投入的人,由于有了上午的熟悉,下午就熟练多了,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新员工,我努力将最灿烂的笑容堆在脸上,将所有的温柔通过锅盆碗盏传递给客人。老板娘一面 “杨姐你干得很好”的鼓励我,一面又不失时机地和我们说笑:主要是将这些菜推销出去,菜卖完了你们就会有加餐,否则只有吃这些剩菜。当然这菜是永远也卖不完的,老板是干啥吃的?他不会让厨师做更多的菜卖更多的钱?他只是间接的向我们传达他的指令而已。吃剩菜我倒是不在意,就这剩菜也是精品,虽然2元钱在菜场可以买一大筐青菜萝卜,但做不出这个味来,我希望来更多的客人让老板高兴,老板高兴了员工才可能有实惠。。。。。。

也不知是太上心了还是太忙了,到7点多钟的时候头居然痛起来了,头痛是我的报警器,就意味着我超载了,如果不卸载不减速就有为医疗事业作贡献的可能。这时候只觉得时间过得特慢,只想快点下班在沙发上躺一会。上午的热情与新鲜此时以逐渐淡化,剩下的是疲惫和担忧,难道我一天的能量就这样被耗尽了吗?身体就这么不堪一击吗?不能服软,路的前方有金矿呢,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呢。

下班之前我再次征求了老板的意见,我要再次明确我的工作时间,尽管我爱钱如命,但也不想为了这份兼职落得两边不讨好,再说我也没有钢筋水泥做的身子,遇到那恶劣天气我必须风无阻,偶感风寒还要两边请假,考虑到此时的状况我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潜意识里反倒希望老板辞退我,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对自己说,不是我不努力而是别人不给我机会。也许是我做事还算行,也许是老板太需要帮手了,他没理会我,只是匆匆的说了句你明天继续来吧就忙别的去了,倒显得我多心了。

到家时以8点过了,男人躺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文艺节目,一个人开怀大笑,好不惬意。看我回来了屁股也未曾挪动一下。我必须管住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的嘴,装着很开心很轻松的样子与他搭讪,如果我此时实情流露,估计他会说,活该,谁让你这么想钱的?反倒落个没趣,当然就更不会指望他给我倒杯水或洗件衣服什么的。待我上床睡觉时以十点过了,其实平时也是这个点才睡觉的,只是做事和无事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看电视哪怕看到十一二点也不觉得累,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的上班。今天是第一天兼职,又加上头痛,还有男人的鼾声,闹得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想着我对钱的贪婪,想着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德行,不禁悲从中来,眼睛湿润了。我禁不住的问自己:你要钱做什么呀?是买好吃的啦还是买好穿的啦?你个人的开支几乎降至地平线了。一个字“贱”,真他妈的贱。我咬了咬舌头,狠狠的骂了一下自己。

由于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头依然还在痛,就这状态还想继续兼职那非出人命不可,如果我的生命能换来钞票我倒愿意立即死去。我觉得金钱就是我今生唯一的追求,只有将房债还了我才心安,才无愧于自己。尽管我家有男人,有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我仿佛认为这房债就是我一个人的事,就该我一个人还。我没能让男人住豪华别墅已经很惭愧了,还敢要求他为我做些什么吗?不敢不会也要求不来。我又奇思妙想,要是我是男人我是疼老婆的主吗?我有点迷惘了,昨天还激情万丈的兼职理想现在如同穿眼的气球半点也飞不起来了。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则眼睛会再次湿润,无奈之下我拨通了老板娘的电话。。。。。。

我的首期兼职生涯为期一天,以失败告终,收获全无,感触颇多,但是我不后悔,也不会放弃对金钱的热爱,如果可以的话,我准备改姓“钱”,这样我就不会因为没“钱”而底气不足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