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滟清波映古城

2018-06-27 11:44 | 作者:罗松生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作家之所以让人羡慕,是因为他手中有支生花妙笔,描山山愈翠,写水水多情;那小小笔儿,能让大自然之景物,焕发出超凡之美。可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看来,山还是那样的山,水还是那样的水,哪来的如诗如画?哪来的美如仙境?还不是全靠文字形容出来的?想不到我第一次出门远游,真是大开了眼界,同时也纠正了以往的偏见。

此次我旅行的目的地,叫彩云之南,它与缅甸相接壤,是个谜一样的地方,过去只有一条滇缅公路,除了冒险家之外,很少有人敢问津,因为只要一听到“金三角”这三个字,人们就会不寒而栗,那是黄、赌、毒的发源地,避它都还来不及。当然,那是过去了的事情,如今那些东西早被拒之于国门之外,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块干净之地。如今,人们却一窝蜂似的赶来观山看景,原因是这里有苍山洱海,这里的绿水青山,都是金山银山。这里的村村寨寨,确实分外秀丽。

上世纪的三十年代,有个名叫詹姆斯•希尔顿的美国作家写了一本书,名为《消失的地平线》,当时在西方可谓名噪一时,书中所描绘的世外桃源就在那里,可那时的中国人既无钱也无闲,连自身也难保,即使再好的地方,也与老百姓无缘。真正成为热门景点,让各地游客蜂拥而来的奇特现象,其实也并不是很久的事,这与96年那场大地震有着直接的关系,也可称之为浴火重生。仅仅是一霎那之间,许许多多的古乡古镇,顿时变得面目全非。也就从那时开始,人们才深深意识到,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一旦消失了,便会永远消失。因此,他们不再把这场灾难一味推卸给老天,而是众志成城,戮力担当,并且下定决心毁后重建,于是便上上下下全面动员,按原来的规模,原来的样貌,修旧如旧,仿真如真。

现在我就来到了这块土地之上,放眼而望,苍山,如同一道绿色屏障,又如一条温柔玉臂;洱海,恰似一块巨大碧玉,也是万类生命的摇篮;它们就这样紧紧围绕着这座宏伟壮观的古城——大理。车一停定,我就径直朝城门走去,走到城下,心里却有一种奇妙的反应,莫非我坐的是时光之车,把我送回到了遥远的古代,眼下的一切,既新奇又陌生,那些只有在古书古画中见到的东西,已纷纷来到我的眼前:这样的红门石柱,这样的雕楼金匾,好象在哪里曾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看不尽的酒旗客栈,里面掌柜躬迎,猜拳喝酒,更有吹弹歌女,美若天仙。这里是步行古街,街上的牛车马车拉着游客大摇大摆,真正轻松又悠闲。若是在我们深圳,只要一踏入步行街就会让人觉得眼花缭乱,客人还在老远,苹果小米总想抢先一步,美女帅哥便会急着拉你进店。这古城居然看不到什么高端品牌,且大多是土产特产,有的是从山上采的,有的是从湖里捞来,还有很多银器玉饰以及花帽花边等等,仿佛又回到从前的城关商埠见到那时的手工作坊。

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转了一圈,便登上了古城头,在宽广的城墙上,高高耸起一座三层大殿,飞檐翘角,画栋雕梁,好不壮观,“五华楼”三个大字,镶嵌在楼前,原来这就是南诏王的国宾馆,可以想象当年是如何的风光和威严。那时的大理,是由土司管辖,这座古城,已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在少年时代,我就看过一些古本小说,其中就说到这一带土著部落叫南蛮,就连诸葛亮出兵也不好对付,他们身披藤甲,头插孔雀翎毛,骑大象,执大刀,孔武有力,不可抵挡,尽管孔明神机妙算,但每一次都损兵折将,原因是他们不愿招安,靠的就是这坚固的城防。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侯,猛一抬头,看到城楼之上,有一个古代美女,头戴凤冠,身着红裙,对我微微而笑,这不是在做吗?随即便举起了相机,把这美女拍了下来,待我反应过来时,却不见了,转个角,又看到好几个美女,都一样的穿着打扮,这让我惊诧不已,以为是正在招揽生意的流莺,后来便打听到了,她们的确是有偿服务的,不过只跟游客们合影,不要有非分之想。

由于居高临下,那宽广的洱海正映入我的眼帘,微风徐徐吹来,满眼绿波荡漾,只见小舟数艘,在涟漪之中优哉游哉地拍桨。远处无疑就是苍山了,我站在苍山洱海的怀抱中,边看边想:大自然真是太周到了,不但创造了苍山,还创造了洱海,就象一对情人,永不分开。洱海,虽然是一个湖,但对于大理人来说,它就是海,是他们心中的海,这里有那么多的鱼虾蚌类,给了他们丰富的营养,只要拥有一条木船,不但生活无忧,水上交通也极为方便。有了苍山,他们就有采不完的瓜果,有了洱海,这里便成了水乡江南

中巴在苍山下的柏油路上行使着,我正凝视着车窗外如画般的洱海风光,只见水草丛中,一群白鹭时起时落,正在嬉戏觅食,而岸畔的人们正给它们拍照,各忙各的,互不干扰,好一幅人共处的动人画面,呈现出天人合一的和谐景象。不一会,那翠绿山坡上,忽闪出一座村寨来,由于四周都是丛林,看不到道路,黑压压瓦屋一大片,没有一点缝隙,整个寨子就象一座大楼一样,跟本看不到裸露的土墙。山坡上,时不时看到有白点黑点在晃动,不一会便风吹草低见牛羊。这种自然生态,这样的生活环境,是最适宜人居的,不敢说这里就是世外桃源,但居住在这里的人,一定是半个神仙。

过了村寨之后,我们来到一个半岛上,远远就看到二座风格不同的宝塔,金光闪闪,不即不离,两相互映。半岛其实就是延伸到洱海中的一座小山,山上堆绿叠翠,林木茂盛,美丽如同海上仙山,很快我们就踏上了一条环徊曲折的石径,一步一步往山顶上走去。顶上有座小亭,四柱八角,琉璃作顶,美观大方。在亭子中,我朝外望去,仿佛在欣赏一场天地间的画展:那潋滟的波光,那渐渐远去的帆影,有近景,有远景,有浓墨重彩,也有惜墨如金,就不知是谁画的,那么的生动,那么的迷人。如今始信洱海的风光是看不够,赏不完,任谁也描不休,画不尽的,忽然间,海市蜃楼出现了,影影绰绰,有楼台参差,有山石园林,隐现于琼林佳木之中,跟传说中的蓬莱仙境一样,虽然飘飘仙女我没有看见,却看到了一个身披蓑衣,头戴竹笠的老渔翁,正驾着一叶扁舟,朝那烟波迷茫的洱海驶去。

看了洱海,再看青山,因为此处正好面朝洱海,背靠苍山,是个古迹众多的宗教圣地,不但有庄严肃穆的喇嘛寺和观音庙,建造得也极其雄伟壮观,特别是那两座宝塔,一座富于纳西族人的秀丽,一座为汉族风格,彼此有所不同,但又两相融洽。怪不得一来到这里,我总觉这里的景物不但新奇而且十分亲切。一会我们又转到了西边,原来这里就是游船码头,一艘大型游艇正停靠在这里,许多游客正排队验票,即将启程环游洱海,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只好作罢。

离开半岛后,小巴继续沿着洱海西南方向驶去,左边是连绵的青山,右边是开阔的水面,跟本感觉不到这里是高海拨之地,我的眼睛紧盯着车窗外,即使在水天交接处,也毫无荒凉的感觉,就象行走在江南水乡,这里有港口渔村,在山坡上,一律是黑瓦木房,简直就象水墨画一样,这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很久之前,就有纳西族、傣族、白族等兄弟姐妹们来到此地安家落户,她们保留着各自的生活习俗与宗教文化,但她的有一个共同的信仰,就是崇拜天地,把大自然当作最高的神。在她们看来,苍山是他们的父亲,洱海是他们的母亲,不但给了他们生命,还给了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米谷鱼虾和药根山果,这里每一个人都懂得感恩图报,懂得保护大自然,热大自然,这里的溪流湖泊,总是清亮如镜,这里的竹楼木屋,凉,精巧别致,牢固耐久,美观实用,都是一家连着一家,一户挨着一户,村民们有了亲和感,村庄就有凝聚力。

我们从大理走来,犹如走进长长的画廊,每一程,每一里,都有不同的景观,时而是水上风景,时而是陆上风光,都让人心旷神怡,让人心花绽放。尤其是大理古城,历史悠久,仍然散发出无限的魅力。但最让我着迷的,还是苍山洱海,无论是高高的峰,还是山麓古迹,都属人间仙境;无论是悠悠碧水,还是湖心小岛,都胜似如画江南。我正在出神地看着看着,突然间,苍山不见了,就连洱海也已消失。原来是小巴拐了个弯,已经走上了另一途程,开始我真有点茫然,一会才知道,正在前面等着我们的,又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评论

  • 雨袂独舞: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6-27 11:45
  • 诗白听: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6-30 07:20
  • 诗白听:景,是自然美,人,是心灵美。 或许,我们游古城,便是回归人性淳朴的时代。…
    回复2018-06-30 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