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忆痕_姚记国际娱乐吧

田园忆痕

2018-08-09 10:55 | 作者:麗澤嵐影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依循童年记忆,探索旧日的足迹,在离开家乡四十余载之后,我和姊姊两人,又再度回到了那午回的田园故乡。

怀抱着愉悦的心情,抒写着往日的情怀,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将车停在昔日砖窑前方的路边,一路沿着过往的牛车土路往西徒步,前往那曾经每天来回两趟的农田区域。眼前景致变化甚大,没有了青青稻禾的绵绵润色,缺少了潮水起落的悠悠风情,在绵延不绝的土黄色泽地面上头,坑坑洞洞的鱼塭景象跃入眼帘。此番田园场景,彻底颠覆了我俩那段曾经辛苦又美好的农村甜蜜时光

沿着柏油化的记忆土路前行,原本道路旁边的土堤沟渠,业已全部水泥化。在淡灰色的视野境界里,完全没有了那番“青青河畔草”的蓬勃生机,更缺少了那种“绵绵思古道”的优雅情韵。只有单调又生硬的水泥大地场景,无言地诉说着这四十年来世间的悲欢离合。

道路又西,终于来到了昔日朝夕相处的田园区域。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又让心情逐渐低沉,原有的平坦地貌业已全非,那片曾经“汗滴禾下土”的田地,早已随着时空的转移而不知去向。姊弟两人,只能在成群白鹭鸶跳跃飞舞的鱼塭旁伫立,来回小路数趟徘徊,企图从那残留的童年印象当中,探索几许往日尘封的蛛丝马迹,拼凑一些残缺片段的足迹记忆。可是,这一切的努力,似乎都皆已枉然。

两人无奈地沿着周遭小路绕行,一座记忆中的“乌”,不经意地出现在眼前,只是原本由黑色铁道枕木所建构的桥面,已经为钢筋水泥所替代。桥旁的木麻黄依旧低矮,和四十多年前的模样颇为类似,真让我不禁怀疑它们是否系在水沟重构之后所新植。在这低矮的木麻黄树旁,我似乎又看见了父亲于中午休息时分,正在喂食水牛的身影。那种温馨的画面,是那么地清晰自然,那样的亲切怡人,却又是那般地遥不可及。

这是我所见到唯一可以让我再度回到童年的景物,也算是在这一趟姊弟之行当中,单独一项没有让我们空手而回的重要场景。伫立桥上,远眺田沟,那弹涂鱼跳跃的画面,业已消失不见,只有干涸的水泥沟底,依稀诉说着那段曾经潮汐涨落的过往风情而已。两人再度沿着来时之路重走一回,频频回首、依依顾盼。此番场景,那种心境,也只有一个“凄”字堪以相拟。

“越不过的山,是黑夜;流不尽的河,是泪水。牵着我的手累不累,可愿靠在我肩上歇一歇。看不到的家,是那么美;找不到的路,是告别。让我牵你的手走一回,回到最初那场梦的旷野。”李寿全〈回家的路〉这首歌,又再度轻轻地在脑海中扬起,对照于这次的返乡田园之旅,内心真是有着几许感伤、无限遗憾!

木麻黄下的欢笑不再,土沟渠内的水鸭业已走远,往事匆匆,人事已非,只留下高低飞舞的白鹭鸶家族,点妆几许稻田收割之后,那童年温馨的记忆而已……

评论

  • 春暖花开: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8-10 09:13
  • 羚羊: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8-10 13:44
  • 羚羊:许多过往,都已成为封存的记忆,只能在心底脑海重温。…
    回复2018-08-10 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