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归记

2018-01-10 09:31 | 作者:墨华之秋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寒来,仿佛一切都眠了。出门看远山眉黛,叶子染红了,下过的青石板,铺满陈旧的痕迹,缝隙斑斑,充盈而饱满,那是魂牵萦的味道,是一份念,等一个故事的延续....

——————文/墨华之秋

走在冬的路上,仿佛回到年代久远的老徽州,“山绕清溪水绕城,白云碧嶂画难成。处处楼台藏野色,家家灯火读书声。”看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守望者,送走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之后,独有老宅,厚重的木门,幽暗的天井,天井下长满青苔,好似守望者的痕迹,痴痴等待客旅萍踪下的归客回乡。

寂寞深深庭院处,水榭长廊,画栋雕梁,多少游思锁画堂。

一面花窗风雨隔,世事无常,温婉红妆,竹马青梅梦里凉。

赋一阕《采桑子》,摇曳花枝不在,绿叶丛中苍老,高瓦青云旧简,相思豆蔻年华的枝上,一场风雨后,静默相对,玄鬓白发如许,花颜已别风中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个人,慢慢行走,看人流,看旧简人家,看烟锁重楼,一切在眼中,随冬季万籁俱寂。路过转角,择一处小馆落座,好清,唯清茶半盏,搁置不了的是陈风回忆

那年黛瓦重门,凝望的青梅柳梦,羞涩的年少时光岁月蹉跎的路上,斯人何处?才一回首,相思的丁香枝上,豆蔻的年少梢头,种在岁月走过的心底,随着这日子流动,云淡风轻。惟有孤单的行影,走在岁月深处,忽有斯人可想.....

走过转角,谁留下最柔软的情味?停下来解读,泛黄的柴门,一念风月娟然已故,藏不住的缝隙,途经一程岁月,种进我的岁月诗中,落在素笺,小字生浓!一丝未了的余味,浅浅盈上眉梢,再途经一颗心,花开有梦,花落无声。

时光里,匆匆来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柔软情味,那里,或许搁浅着“点滴芭蕉欲断魂”的庭院深深;或许藏着青梅柳梦旧时的美好;也或许藏着山水的伯牙情怀等…所有的,抵达最柔软处,清风徐来,往事微澜,静水流深。

走进徽商世家,百年沧桑,老宅几经辗转,精雕细琢的庭院,推门而入,依旧是深深庭院的寂寞。雕阑玉砌虽犹在,只是苍老了几度黄昏。

记得徐志摩说“庭院是一片静,看当头月好”,幽闲小逸,有清风明月般的自在。读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寂寞深闺闲愁,美人迟暮,哀乐射照,语意深婉。看故乡的徽州庭院,玉砌楼台,一道道深深幽寂之门,一窗瘦竹,几经时光轮回,该是留下多少故事?一抹身影依在窗前,仿佛年华都被锁在一眸秋水盈盈里,旧檐生烟雨,苍凉了繁华,那滴滴的水珠,滴进心里,揉进了字里,欲寄青梅归雁后,相思水阔几重幽。

走走停停,看一处檐上长出了草,仿佛搁置了几程无人问津的岁月,是否在等待旧时的归人?入厅堂,一抬头,那烙在眸前的“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显得沧凉。戏笑年间数载,都在岁月的蹉跎里天阶凉如水。

徽州故乡的老宅,像是一个于岁月经久沧桑的守望者,沉寂而无声。深厚的文化底蕴,搁浅在残檐断瓦中暗自沉吟。深深的庭院寂寞,是谁家女子长年的独守空房?等待夫君的早归。青丝白发,筑起一道道的高墙,锁尽青年华。

几代人的延续书香之火,却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背井离乡,风尘仆仆。

行于小镇光阴,谁家的小楼?挂着一丝苍绿,依着黄昏的唇边,安静于某一角,仿佛被人遗失的影子,触摸不到岁月的温存。门槛儿,早已旧色如底,寻不到旧时的繁华。闻,只有痕迹残存,伴着一丝丝的暗绿,没有远山翠绿的嫣然,搁置在光阴的页脚,春的多情,冬的萧瑟,忽略了很久!

故居的小流水匆匆,供养着深深的孤寂。那个不远处还有这一丝绿意,是否在等待?等待某个能读懂的归人路过?时光脉络,唤不醒诗意的一卷心疼,骄傲与卑微,无人想念

低眉的女子,牵着灵魂邂逅,轻轻捧起故乡的深情,都是满心的欢喜和疼惜。

惟有用心的镜头,怜你的孤绝与隐忍,采下一片叶的心声,温一壶陈年的老墨,编辑成光阴的诗篇,抖落一身的风尘,将故乡珍藏!

冬深了,远处谁家还有一树灯笼柿树,依然寓意着小日红红火火....

评论

  • 雨袂独舞: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1-10 09:41
  • 吴小虎: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1-10 10:10
  • 老鬼:推荐深度阅读+文章投稿类微信公号:十千酒,真的不错!…
    回复2018-01-15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