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

2018-10-29 15:40 | 作者:李胭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文|李胭

幕降临,于十月似寒还暖的时节,来得终比过往日月稍为早。

是“夜”了。六点三十不到,若不开灯,眼前已是黑漆漆一片。

七点十分左右,收拾完案头最后一份文件,起身,拎包,泊整齐凳子,与交班同事挥手道再见。然后,迈着轻盈小碎步,愉快跨出办公楼。

楼下,转角处,有一身影,是每看到我就微笑颔首的“老人”。

是的,老人。这里之所以如是称呼,许是我笨拙,我着实看不出其实际年龄。

只见他满头鬓发,已被银丝覆盖。嘴角周边胡髯,也已微微泛白。一张饱经风霜历尽沧桑的脸,笑容与面部慈祥,是唯一可以让其看起来显著年轻的特点。

他身子很单薄,腰还有点弯。每每坐在他身后,听车音稳固,风声灌衫,总有那么一刹,我想跌泪。

是呢,差点忘了介绍,他是个搭客的。用摩托车搭客。

记得去年刚认识时,也是风凉十月天。那天天正下着毛毛细,我没想过要坐摩托车的。我叫了滴滴,但车辆未到,他就站在街角风口处离我三米不到的地方。

南方十月的天气,似凉还暖,欲寒未寒。但有时也似小孩的脸,说变就变。何况,每天我下班时候,已是炊烟袅袅,华灯挂起愁肠之时。而这天,雾色深重,烟雨迷离,气温多少偏寒趋冷。

他挟紧双肩,一边搓着手,一边望着我,眼神柔和,表情温善。我看见,他张了张口,然却终究没有说出声来。只是随即详和地笑了笑。

我心下一紧,忽而忆起父亲,曾多少个琐碎繁芜的日子里,同样,也去来于风雨之中,为家庭,为生活,为子女,为未来,诚诚恳恳,一步一印,付之无怨,给之无悔

无由来的,心便狠狠被什么撞击着,心疼着。

我微微颔首,回他一笑。同时,取消了准备来到我位置的滴滴订单。

我向他走近,开口说话:“你好呀伯伯,下雨天滴滴难叫,麻烦你搭我到某某小区某某街吧!”掷掉陌生,我喊他伯伯。

他眼睛发亮,瞬间像注了鸡血,恳恳的点着头。然后拿了件单人雨衣和头盔我套上,柔声叮嘱我坐好。我们谁也没有议价,只是在我下车的时候,他说:“姑娘,路滑,小心点哈。”

“好的,谢谢!你也一样哦。”我应着,同时拿出手机:伯伯,多少钱,我可以微信扫码支付吗?

“可以的。你随意给就行,没关系的。”他气韵从容,态度谦恭。

我没有多给,只是按市场价付。后来,互加了微信,互要了号码。而慢慢熟了,闲聊当中,我知道他家就住在离我上班不远的地方。他有一枚年龄和我相仿的小棉袄,还有个与他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的好妻子。不论是坐车偶笑谈,抑或是微信道日常,我们所有聊天记录里,暖心入目,温软进肺的,从来是君子之交淡若水的情谊。

再后来,我有时坐车会多付车款。伯伯有时将我搭达目的地后,亦不收我车款。节假日,我会偶给伯伯发个小红包;伯伯家有土特产,也会第一时间开心带来赠予我分享。并非亵渎,只因值得;也非庸俗,仅因懂得。

历时今日,认识已有一年。没有九曲回肠的情节,亦没有展开什么惊天动地感泣鬼神的故事或传奇。仅是打从第一次往后的每个傍晚,七点左右时分,那一条被我称为暖街的老街,总能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准时准点,风雨无阻,载着一位,长发飞扬,施然坐在风里的安然身影。

世有百味,待人深尝。尘蕴万象,心安即福。人与人间,事和事中,好恶想来不过如此。只要彼此心怀恩慈,眸里存,内心的静美与丰盈,自始青睐有心人。

微信公众平台:李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