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三——贴春联_姚记国际娱乐吧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三——贴春联

2018-02-13 16:58 | 作者:艳阳天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岁月走失,旧犹在之三——贴

(克勤原创

贴春联源于何时,我不清楚;但哪个年月不许贴春联,我知道。近些年,乡风民俗回归,贴春联又悄然蜂起,心里难免一喜。

在我们家乡,贴春联又叫贴对子。而且只兴在除夕这天贴,大约是应了“千家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之意。也有例外,就是当年有老人去世的,只在腊月二十七的贴。而且只能用大白纸写。而春联都是用大红纸写的,甚至还有的烫了金。

说是贴春联,其实不止贴春联,还包括贴门神、贴挂帘、贴年画、挂灯笼等。门神是贴在大门扇上的。多是贴的钟馗,这位老兄铁面虬髯,钢牙怒目,煞是凶狠,正好借助压邪。也有贴秦叔宝、尉迟恭的。两员大将,铠甲在身,兵器在手,把守大门也是可以放心的。在我们小孩,能不能打鬼倒不关心,我们感兴趣的是他们的奇人奇相,花花绿绿很好玩。

挂帘是那种三寸宽一尺长的红纸条,贴在门和窗子的顶框上。根据门窗的宽窄,贴的可多可少,但只能贴单数。每当门窗开关,挂帘迎风舞动,正合了过年的欢快与动感。

年画一般贴在客厅和卧室。二四六张为一组,画的都是一段故事或戏文。如《行图》《孟母断机》《打金枝》《四郎探母》等。有两年我对杨柳青的《老鼠娶亲》特感兴趣。连着两年要父亲买,挂在床头常常看得入神。

灯笼我们也叫满天红。挂在大门口的横梁上。以篾条扎的椭园体的居多,也有用木条精细制作宫灯状的。四周用红纸或红纱布打围。上下留敝口以利蜡烛燃烧和空气流动。晚上点了蜡烛,灯笼通红闪亮,照得大地一片红。站在对面小坡上朝湾里一望,青房瓦舍,红灯朵朵,炮仗响过,浓浓的年味就在湾子上空飘来荡去。

我们湾写春联的有两位老先生,和我的一位同是黄冈高中的学长,但最受欢迎的还是我。这倒不是我的字写的好,恰恰是我的字最差,好叫口,所以大家喜欢找我。许多人家除门联外,在牛棚、猪圈、鸡舍要写个“六畜兴旺”,在照壁上要写个“福到我家”,在对门口的大树上要写个“对我生财”,在粮囤上要写个“五谷丰登”,在堂屋里写个“百无禁忌”,等等的小件,我都来者不拒;倒貼纸墨,我也乐此不疲。有一回,湾下的子元叔递我一张纸条,要我按上面的字给他写对联。我一看,写的是:清明栽下地,中秋借凉挖回家。横披是:我家独有。子元叔特老实本分,又不认字,性子还耿。这明显是那个捉狭鬼调侃他是个“苕”,故意写的。我又不好明说,想了想,改成:清明趁雨浸谷种,中秋借凉收满仓,横披:我家丰收。后来,有人对我说,还是你读书人厚道。有的人家写多了,要我去吃饭,我不去,他们就下些豆丝糍粑,放些肉蛋,送到我手上,我就不客气了。

如今,贴春联又兴了。可惜的是,手写的少,印刷的多。千联一面,千篇一律,没有一点个性与特色,全然没有春联应有的灵动与多姿。看着看着,就象我们吃肯德基、麦当劳,总觉得有点不对味。

(2018、2、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