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吟_姚记国际娱乐吧

浅吟

2018-02-08 19:51 | 作者:王帆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在这条巷上走了许久,踏着的依旧是布满青苔的石板路。撑着一把伞缓缓地穿过这多情的季……

这雨,轻如烟,薄如纱,层层相叠,湿了这世界,朦胧了远方。是柔弱还是感性?顺着檐角滑落的水珠碎成了一湖涟漪,荡开了圈圈唯美。轻轻地踩碎一滩水,声音顺着悠长的小巷由近及远挤满了巷道。

驻足远眺,透过薄雾隐约可见尽头却又似遥无尽头。湿了的古墙早在岁月的洪荒中剥落发黑且长满青苔,手中的油纸伞早已在薄纱般的烟雨中被浸湿透了。

远方,远方……

是否有阁楼品茗倚栏静静远眺的悠闲?是否有乘一叶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里轻奏一曲的惬意?是否有碎步西湖折枝寒梅,书写俊逸风流的诗章的闲情?是否有在池亭水榭间与友人对坐逐棋而下的雅兴?是否有在柳岸花堤上携一壶酒,提一鱼竿,于万倾波中得自由的逸趣?

故事太过凄美,我经不住;摆弄文字的活儿太过深奥,我弄不起;棋艺这东西太过于伤脑,我伤不起。或许就是因为这样,那年六月才开出接天的败荷。

轻踱,迷离最后到走失,我的世界里淡烟疏雨飘扬着,从未停过。远方或许真像海子所说的那样除了遥远外是一无所有。吸引我拼命向前的是远方还是远方的一无所有?巴金曾说过:海的那边是山。然而面对水天一线的大海,我彷徨,徘徊,踟蹰不前。或许那是转身就是天涯寂寞的边界,又或许那是欢声与笑语的大门,是与清晨第一缕阳光握手的巅峰。

悠长的石板路早已被岁月磨的光滑。被岁月附满的青瓦房和着这轻雨的味道,涤荡了这一巷的古老,也薰湿了这单薄的心。无奈,这疏雨经不住一曲悠扬却耐得住这一巷的悠长,朦朦胧胧地打在岁月上也纷纷扬扬地附在我心上。

在虚掩的门前停步,轻推颇有年月的柴门。一声“咯吱”打破了这一院的宁静。顺着回廊旋梯,听着檐角滴落的水声,信步往前,登上阁楼。就桌而坐,冲一壶清茶,轻呷一口。紧闭的窗户遮住了向前的视线,窗边的铜镜不知几时凝了一层水雾。慢慢地,失神……

许久,隐约觉得眼前有一束金黄,抬眼,是窗外传来的。起身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眼前一片灿烂,不知阳光何时化开了这薄雨?一阵阵和煦的阳光慵懒地打在身上。兴奋之余,不忘放眼远方。远处阳光明媚,语花香。或许这就是喜欢远方,拼命向前的原因吧!曾写过这样一首小诗:

《 远方》

总是

喜欢站在窗前

望着 望着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