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14)

2018-10-11 11:01 | 作者:王龙生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十四)“官本位”的翻版

“官本位”在我国历史上由来巳久。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自不必说,那是剥削阶级掌权的社会,官大一级压死人,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平民百姓对各级官员诚惶诚恐,唯命是从,敢怒不敢言,避而远之。

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闹革命,推翻了三座大山,人民群众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主人。各级党政领导成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没有特权。社会各阶层、各行业,不管干什么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社会分工不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民主、自由,平等、博。解放初期,人们的物貭生活虽然并不富裕,精神生活却十分充实、幸福,人人扬眉吐气,心情愉快。凡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过来的人,谁不怀念那种官民一致、人人平等、当家作主的美好生活?

令人遗憾的是,不知何时起,社会生活中“官本位”的思想理念沉渣泛滥,“官本位”的霉菌毒瘤蔓延疯长,侵袭到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腐蚀了人们的思想,败坏了社会风气,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

有些人一门心思走仕途,千方百计往上爬,因为官越大权力越大,工资、岗贴、奖金越高,医疗、住房、用车等福利待遇也越好,这些都是政策所规定的,似乎合情合理,当官的心安理得,群众意见再大也没有用。这些摆在明处的特权利益且不说是否真的合理合法,是否真的工作需要,是否符合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更令人气愤的是那些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使“官本位”愈演愈烈。

“官本位”思想不仅仅在官场根深蒂固,泛滥成灾,还影响到科学界、文艺界、教育界、新闻界等上层建筑领域。中国科协主席、中科院院士周光召曾指出,科学界本应提倡人人平等,不畏权威。可现在,大家把院士抬得太高,不仅学术上不敢争鸣,不少地方还为院士塑雕像、建纪念馆。“院士崇拜”的心态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官本位”思想在学术界的复制。在科研机构,从院长到所长再到课题组长,统统都以“长”为权威,严重妨碍了平等探讨和创新。

在文艺界、新闻界,一旦获了大奖,出了名,成了著名作家、著名记者,就理所当然被委以重任,当什么主席、副主席,什么什么“长”,而一旦当了官,不管有没有真才实学,便自然而然成了权威,一言九鼎,唯我正确,人人顶礼膜拜,谁也不敢说一个 “不”字。他们的作品还未脱稿,各家出版社、报刊杂志社争相登门索稿,不管貭量如何,全文发表,尽快出版,似乎名家特别是带“长”的名家作品篇篇都是精品美文。而一大批无职无权无名的作家、记者特别是业余作者、通讯员,再勤奋,再努力,作品写得再好,如果没有伯乐的赏识和推荐,就很难有发表和出版的机会。

有位业余作者多年来沤心沥血勤奋笔耕,创作了不少作品,却因为没关系、没门路,没人赏识,寄给当地一家杂志后石沉大海。几年后,他调到这家杂志社的主管部门担任领导,分管杂志社工作。他将几年来创作的作品陆续交给这家杂志,主编如获至宝,赞不绝口,每篇都只字未改,全文发表,并发给高稿酬。

有位在政府机关当秘书的业余作者平时经常给领导代写文章,以领导的名义在党报上发表,颇得领导的赏识。后来,换了领导,新领导自己动手写文章,不让秘书代劳。从此,他写的文章投稿后如泥牛入海,屡投屡毙。他无限感慨地说,没想到“官本位”的传统思想在一些人头脑中影响这么深!

2005年12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