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阳

2018-11-26 17:51 | 作者:小行星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秋阳是在薄薄的晨雾中慢慢苏醒的。

刚刚苏醒的秋阳身上自带着一种浅黄的色调,这种色调让人感觉特别温暖

也许正是这种温暖,世界在秋天的所有领域都赢得了尊重。那些澄亮的厚实被源源不断地输送而来,并实时地展露它们的气韵与生动,比如路上自由的风,田间地头壮硕的虫,菜园子里果蔬特有的香浓……

感觉只要入了秋,人们似乎也就习惯感动。习惯于更自然地将身影或投向山弄,或埋入林丛;习惯于将时间交给晨曦或空;习惯于将一遍又一遍的心绪放空,执着盼望等待天边的那一抹惊鸿……

秋阳许下的愿望也许有千种万种,无论负重,还是轻松,最不可能呈现的,就是不知所终。它们也许不用翻越季节架设的任何屏风,就能无限接近天地笃实而洁净的画风——即便不能与生命持久地生死与共,也至少能令人感觉纵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依然会留下令人怀念的情深意重。

落叶和果实极其稳重地落实在秋阳中,或满山遍野,或气势恢宏。它们富贵的颜色以及馥郁的行踪一成不变,仿佛人们多年来一直追逐的幸福生活;它们的志向不在天地,也不在荒塚,而在于胡同和小弄。它们极其写意的轻松飘洒在轮回之中,让人世间的境界特别像山峰,时而沟壑纵横,时而空空濛濛,即便有什么风吹草动,也依旧会来时如风,去时如梦……

因为总是呈现最纯粹的瞳孔,秋阳背景里的天空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口大钟,上面铭有纹与鱼龙,时常发出悠远绵长的律动,仿佛谁的心弦被故事拨弄,潺潺流动,并慢慢地回漩成万物归宗;因为总是呈现气势恢宏,所有秋阳下生长的青松无一例外地都被收入了光亮铺设的邃洞,它们养育的苍龙无论大小,都张扬舍我其谁的古风;就连浅浅切切的水中,也遗留秋天金碧辉煌的面容。

人们穿行在秋阳当中,成熟的稳重与飘逸的轻松时常会结成新的同盟,让人感觉世界就是一场秋梦,源头是彩虹,结局是腾空,温暖则来自里里外外不能言喻的惬意与灵动。即便不与水火兼容,不与空洞连通,所有浪迹天涯的荒塚都不会再出现破败的斗拱,人间点亮的只有清澈透明的霓虹。

秋阳截停在道上,身边的云是遗落的小花丛,它们或烂漫或放纵都如同先锋,也都无一例外地值得人们去推崇——用一心一意,举重若轻的曲风;用闲云野鹤,清者自清的口供。

秋阳与秋风相继认祖归宗,在洞察人世间的一切律动之后,只在流线型的山上留下一袭斗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