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小满

2018-06-02 09:41 | 作者:江北乔木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小满,这是天的第二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没有成熟,只是小满,还没有大满。这个时候,正是我国北方小麦进入熟期,籽粒渐渐饱满,大概因而得名。

昨天,乘着“小满”的节气回老家,内心便滋生出小小的满足。妻驾车,我便一路上浏览着朋友圈里的微信,著名作家包利民写道:“小满雀来全。在我眼中心里,这是一个关于的节气。各种鸟都来全了,唱响着山林里的歌谣。天边候鸟的身影,如一般滑过,洒落一串串啼鸣。落入心底,就成了回忆……”也有人写了《小满,日月的更迭》:“一粒麦子,以饱满的热情,唤醒沉寂的村庄。几只雀鸟,衔着几颗漏落的星星,伸入到日月的更迭之中……”还有人写了:“小满,地下升起的阳气充满地面,是全年最‘接地气’的时候。”“莺啼绿柳,皓月醒长空。最垄头麦,迎风笑落红。”拜读着作家朋友们的一篇篇佳作,我的心海激荡起来,无味的胃口也被调起来了,我再也不敢小看小满了。

车行驶在一片片白杨树掩映的小城至老家的观景路上,放眼望去,路旁的一片片小麦已黄了麦梢,妻便说:“你看,这才一周没见,小麦都泛黄了。”我说:“是啊,再不到一月就好割麦子了。”望着那一片片开始由青变黄的小麦,我在想,现在麦芒的心事暗自重了,一棵棵小麦都在暗暗较劲,在阳光的呼唤下渐渐丰满自己,在畅想着未来。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望着不远处的小麦,对“小满”有了质的感受,恰在这时,妻问了一句:“今天小满,怎么解释?”我略加思索,便说:“小满,就是小麦灌浆已达到‘小满’的程度了,还没有完全灌浆。小满未满,所以欣欣向荣。”我又补充了一句:“不光是小麦这样,其它夏季作物也是这样。”妻听后只说了句:“原来是这样,这节气还真灵。”便又专心开车去了,而我的思维却不安分起来,飞回了童少时代

儿时并不知小满为何时,只知道小麦开始头沉、灌浆时,现在想,那就是已跨入了“小满”的门槛,这个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常兴高采烈地行走在麦田旁的乡间小路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长势喜人的小麦,微风吹送,泛起了一阵阵绿中带黄的波浪,一如大海的波浪,不,这是翻滚着一道道的麦浪,麦田里发出了“沙沙”的声响,这是挤挤挨挨的小麦在曼舞,在歌唱;麦穗在频频地点头致意,感谢上苍的惠顾,感谢农人的照顾,欢迎路人的光顾,它终于长成了这样;不几日,田野里翻滚着一片片金黄,空气中飘荡着一阵阵麦香,这就是小麦成熟的季节。小麦的清香撩拨着人们的味蕾,常见大人们忍不住麦香的撩拨,掐上几棵麦穗,放到手心,两手对着搓一搓,麦粒、麦芒就分离了,再用口试探着一吹,麦芒就飞走了,留在手心里的是鲜嫩的、绿中带黄的麦粒,吃起来喷香。这个过程被有心人风趣地称为“推小磨”,这种“推小磨”,大人们可以做得明目张胆,我和小伙伴却总是心有余悸似的偶尔为之,因为那时发现了谁“推小磨”,可相互向老师告发,有时还跨班级乃至跨年级揭发,有人就因为“推小磨”在全校出了名。所以,我和小伙伴们都觉得大可不必冒那个风险,我们间很少有公开“推小磨”的,只有在傍晚时分看不清模样的时候,百分百确信周遭无人,才慌慌张张地掐几颗麦穗,急急忙忙地放到手心里揉搓几下,稀里糊涂地把麦芒吹走,半遮半掩地往口里一按,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新麦香,那个小麦的清香啊,真是没法说。

昨天和老父亲聚在庭院聊天时,就见三两只燕子在屋檐处绕来绕去,待我和父亲回到堂屋后,就听着几只燕子时不时地在屋檐周围“唧唧、唧唧……”地欢叫着,叫声特别悦耳,听起来很惬意。我想,是不是我和八十六岁老父亲的温馨交谈被燕子们听到了,它们由此判断这个家庭是和谐的。它们的“唧唧”似乎是在商讨着什么。待我和老父亲又交谈了好长时间,燕子们在屋檐处也“唧唧、唧唧”地叫了好一阵子,我猜想,燕子是不是想重新在这里筑巢?因燕子曾在这里筑过巢,所以我才往这方面想,不过,前一次筑巢距今已有数十年了吧?燕子不停的叫声呼唤着我不由得走向屋檐处,我在探寻着燕子筑巢的踪迹,看来看去,我见还是原来筑的两个巢,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又返回屋里。做好了午饭的妻子也听出今天燕子们的叫法与往日里不同,是在近处叫,而且叫得欢,叫得频。她说:“燕子是不是想在这里筑巢?”于是,她绕着屋檐里头的旧燕窝左看看,右瞧瞧,细心的妻子有了新发现,燕子在两个旧巢都衔上一小截了新泥,乍一看,看不出来,再仔细一看,在巢口处天衣无缝般地衔接上了新泥。我佩服妻子的细心和眼里,我佩服燕子的机智和功力。我由此联想到了作家朋友包利民写的“小满雀来全”的深刻寓意。

小满时节,正是花儿盛开的时节,前几天还没开的花儿都盛开了。一进村子的时候,就见路旁几户农家门前的月季花竞相开放,红的,紫的,蓝的,黄的……争奇斗艳;走近老家门前,就见路旁、菜园边的各色叫不上名字的花儿也都盛开了,花儿迷人,醉了蜂蝶。妻见屋檐下那棵月季花也赶在小满时节开放了,很是喜欢,就用剪刀绞了几块带骨朵的枝,回家放到花瓶里观赏;从老家返回途经一个叫“桃源洞”的村子,随处可见月季、蔷薇花盛开,在路旁一户的墙角,是满墙的偌大的鲜艳的蔷薇花吸住了车轮,我迅速下车,举起相机,“咔嚓、咔嚓……”从几个角度拍下了蔷薇花的芳姿,美丽的花儿开在了我心里。

小满,使我收获满满,心意满满,我对这个时节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熟记它。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