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十里飘香_姚记国际娱乐吧

槐花十里飘香

2018-05-09 11:51 | 作者:江北乔木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槐花十里飘香。为什么这么说呢?因最近我和妻拉着乡去撸槐花,槐花伴我俩走过了姨子家和我老家,飘香在十里八乡的大街小巷。回家后,妻包了槐花包子,煎了槐花饼,品尝感受香甜,吃过唇齿留香。一时间肚里、心里装满了槐花,指尖与字里行间都飘洒着槐花的香味。

老家每年农历三月十六日都过“石头节”(或称“山神爷生日”)。民间相传,东魏武定年间(543-550年),老家一个石匠在巨石上凿了一个可容十余人的石洞,石洞里雕刻了众多山神佛像,雕像完成时日是武定六年(549年)农历三月十六日。后来,人们就把这天称为“山神爷生日”,也叫“石头节”。常年打石头的石匠之家,这一天过得都特别隆重。我二连襟一直打了几十年石头,每年的农历三月十六日,我和大连襟都前去给他道贺。今年的这天正值“五一”小长假,战友欣闻我去过“石头节”,感到好奇,我便邀请他携妻去过“石头节”。

我和战友都携妻一同前往。一进连襟的村子往东一拐,就被半空中的一片白花花的槐花吸引住了,停下车,急走进连襟家,寒暄了几句后,就直奔路边的那一片槐花去了。一簇簇、一串串的槐花,千姿百态,那样灿烂,那样芬芳,煞是好看。微风吹送,向我们微微点头。战友妻叹道:“啊呦,这里这么多槐花,怎么也没有人撸?”我说:“村里的人都很忙,对槐花也不太稀罕。”我撸着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用手轻抚着它那柔软的身子,这次亲密接触,勾起了我儿时撸槐花的旧情,我已经几十年没撸槐花了。

一边撸着,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这个时候出来转转,撸撸槐花真好!”“是啊,乡村空气好,出来吹吹风,看看花,撸撸槐花,亲近大自然。”“前几天在别的地方撸了一些槐花,没有这里的多。”见我们撸得说得挺热闹,旁边厂里看大门的老汉走过来凑热闹,说:“撸槐花现在正好,再开大了就不好吃了,包地瓜面包子、白面包子、煎槐花饼、调上面粉蒸着,都很好吃。”听了老汉的话,我已沉浸在儿时吃的用地瓜面包的槐花包子里了,至于老汉后面说的话我都忘记了。

我们抬头望着眼前一棵棵高大的槐树上满满的槐花,真是喜人,心向往之,身不能至,因没带工具,只能望“花”兴叹。我们上坡、下沟地撸着路边槐树上低处的槐花,转悠着到田边、屋后撸那些够得着的槐花,也一兜、一兜地收获满满,不,收获的是一种好心情,收获的是战友情朋友情。不觉间已近晌午,我们匆匆收手,手上沾着的是一滴滴槐花汁,那是槐花饱蘸着的深情,也留下我们对槐花的憧憬。

槐花与我真是有缘,前几天我和妻回老家的时候,还没进街门,槐花先来迎接我们了。只见老家门前菜园的南坡上的槐花特别耀眼,招人喜欢。这是父母当年为防泥土流失而在南坡上栽的一片槐树,当年为的是护坡,没想到,如今长成了一道风景,槐花飘香,自家栽的槐树,它的槐花盛开在心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一片白花花的槐花把妻的魂勾去了,趁我和老父亲、弟弟喝酒、拉呱的当儿,妻打了声招呼,就挎着篮子去撸槐花去了,南坡上的槐树长得矮,撸槐花方便,妻撸着、撸着,便撸上了瘾,我和弟喝完酒待吃饭了,仍不见妻回来,槐花的诱惑已使她忘记了饥饿,槐花的诱惑力太大了。又过了一会儿,妻已撸了满满一篮子槐花,这是在自家槐树上撸的槐花,已是亲情满满,我想,妻此时的心情定会是不一样的。

撸回来槐花后,用“累并快乐着”来形容妻吧,她总是放得盆盈钵满,一盆盆、一钵钵的槐花,这是大自然的果实,是收获后的芳香和甘甜。妻忙着包槐花包子,她在用心包包子,把鲜香的槐花包进了包子里,那是把天的美好紧紧包住,装进了心里;妻在忙着煎槐花饼,这可是她的拿手好戏,妻总是把它煎的既不煳,又熟了,黄黄的、香香的,让人见了就想吃。包完了槐花包子,煎完了槐花饼,妻说:“太费事了,就那些槐花,忙了半天。”妻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上并没有半点抱怨,而是隐隐感到收获的甘甜。

妻子的辛劳变成了一盖垫、一盖垫的槐花包子,变成了一碟子、一碟子的槐花饼。散发着浓浓槐花香的包子、槐花饼,谁不垂涎欲滴、望眼欲穿?我在品尝着槐花包子的时候,槐花香依旧,我的心依旧,无论历经天年,这是槐花给我的;我在咀嚼着那黄黄的、薄薄的槐花饼的时候,我在想,槐花能够改变自己,我们也应改变自己,创新未来。品尝着槐花包子、槐花饼,还应感恩勤劳的妻子,更应缅怀祖母和母亲,因我是嚼着她俩包的地瓜面槐花包长大的。

槐花十里飘香,令我心情激荡。连日来与槐花的亲密接触,勾起了我的旧绪,温暖了我的现在,激发了我的未来。心中那一片片白花花的槐花将伴随我一直走下去……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