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松树

2018-01-07 07:14 | 作者:江北乔木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为什么要写这个题目?源于我前几天回老家,堂哥跟我说起堂伯当年参加抗战的故事,有个故事情节对我印象很深,说是堂伯曾点着老家的松树油用功苦读,那时已成为人民军队中的指挥员,却遗憾地牺牲在疆场。回家几天里,这个故事情节始终在我脑子里回旋,我便想写一写老家的松树。

老家的松树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守护着连绵的群山,奉献着自己的一生。老家松树的干是农村用途极广的木材,可用它制作农具、家具甚至玩具,弃用的部分可作烧柴,还可作为造纸原料;松树的根 、枝、针都是很好的燃料,有些松树的根还可用作根雕;松树的脂液可制作松香、松节油。老家的松树浑身都是宝。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堂伯正是利用松树油脂能照明的特点,到老家的山上就地取材,用镰刀砍些带油脂的松树枝,间点上照明读书,在家里学,家人都说他将来肯定能是个人物。后来参加了八路军,他把松树枝捆绑着带到部队里学。松树枝映照着他读书,照亮了他读书的路,也照亮了他前进的路,照亮了他的前程,使他在人民军队里成长进步很快,不久就成为能文能武的指挥员。可遗憾的是,他在老家附近参加的一次兵相接的战斗中,被敌人用刺刀捅开了胸膛,肠子都露出来了,他仍继续与敌人拼杀,最后倒在血泊中。这位有着雄心壮志的堂伯,却没有看到新中国的曙光,松树枝照亮了他光明的前程,却被万恶的日寇给毁了。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老家的松树,长大以后经常与松树打交道,也收获了松树奉献于人类的东西。我曾穿梭于松林中,站到一棵棵松树下摘松座;曾躬身于松树底下,用惯用的铁筢划拉着掉落的松针;也曾和小伙伴奔波于连绵群山中,搜寻着腐烂的松树墩。这些都是那个年代乡村里上等的柴草。听着灶台里烧着松针的“啪啪”声里,传递着农家小院的幸福和欢乐,这是松树带来的。

我还用松树的枝干做成打楗棍和尖尖的楗,楗棍挥舞着打到砍起的楗上,只听“啪啪”有声,楗就在空中飞舞,划过了一道弧线,在远处落下,那是多么的酣畅与潇洒;我用松树的枝干做成陀螺,在陀螺用刀削的尖顶上按上手推车轱辘上的小钢球,跑到结满冰的东河里,又是一阵疯狂,手拿鞭子敲打着陀螺,和小伙伴比试着谁的陀螺转的时间长,即使小手冻得像小胡萝卜一样也乐不思归,个中的自有浪漫和欢乐。我也用带油脂的松树枝照着夜间玩耍的路,在大崖坡的洞里玩打瞎打胡、捉迷藏的游戏,松树枝燃起的烟袅袅升腾里,荡漾着我童年的欢乐。

改革之初,老家的山林分到了各家各户,松树一夜间为各家归属,我家分的山林恰在龙湾风景区的长龙山处,陪父母砍柴的时候,我还有点舍不得砍,总是小心翼翼,挑选着该砍的松树砍。现在想来,陪父母砍送柴那是富有意义的事啊!那种亲情滋味局外人难以感受得到。我还想陪父母到长龙山砍柴,惜之母亲已离我而去,父亲已年龄大了。每每想起到长龙山砍松柴,我就会想起在天堂里的

母亲,我更怀念她,我的泪眼模糊了,写着写着,又写不下去了……

老家的松树既富有历史意义,更富有诗情画意。像一首诗,对,我想起来了,它一如陈毅元帅所写的《青松》:“大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从经历严酷环境中的松树的抗争精神,看出了松树那种坚忍不拔、宁折不弯的刚直与豪迈;在经历了风雪的涤荡和洗礼之后,青松将更显其高洁的本性。老家的松树正是这样,它艰难地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虽说躯干不是很粗、很高,枝头不是很大,但却刚强不屈,仿佛与环境抗争,与时代竞争。历经数十年甚至上百年风霜雪,不畏严寒酷暑,意志如钢。这不正像老家的父老乡亲,从小生长在贫穷落后的土地上,无论世事多么艰难,都不畏艰难困苦,愈挫弥坚,勇往直前,一步步走向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老家的松树还像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很直白,我一下子就想起是《松树的风格》,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陶铸写的,文中这样写道:“只要有一粒种子,它就不择地势,不为严寒酷热,随处茁壮地生长那个起来了。它既不需要谁来施肥,也不需要谁来灌溉。狂风吹不倒它,洪水淹不没它,严寒冻不死它,干旱旱不坏它。它只是一味地无忧无虑地生长。松树的生命力可谓强矣!松树要求于人的可谓少矣!这是我每看到松树油然而生敬意的原因之一。”这一点与老家的父老乡亲又是多么的想象,他们求于人的很少,给予人、奉献于社会的却很多,这就是像松树一样的高贵品格。

老家的松树还像一幅画,这幅画更灵动。一次,我和妻特意到老家的龙湾水库拍风景照。拍着、拍着,总感到缺少了点什么,缺少了点什么呢?这时我想到了水库岸边的松树和松针。哦,松针定会使照片灵动起来,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将两棵松树的一角前进镜框里,松针、水库、大坝、高山……是多么的和谐美丽,松针在镜头里灵动无比。

老家的松树能给人带来兴趣,它的枝干做成的玩具给我带来童年、少年的欢乐;老家的松树更富有时代意义,曾为抗战的堂伯照亮学习、思考的路,也连结起了亲情和友情。此刻,老家的那一片片松树已装进我心里。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