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漫步--访苏州老街

2018-03-04 10:24 | 作者:炎龙侠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我第一次听说平江路的时候,是在读大专的时候,听汝强哥哥讲起的。汝强哥哥曾经说过,苏州有风情“三街”:十全街、山塘街,还有平江路。

我家就住在葑门横街,十全街离我家非常近,就穿过条莫邪路就到了十全街,而且我读中学的时候,也是在十全街那里读的中学。后来初中毕业上了大专,读大专的学校其实离山塘街挺近的,有的时候上学会路过山塘街的。我就唯独平江路没有去过。我听汝强哥哥说,平江路是苏州最古老的一条街巷,叫“平江路历史文化街”,也是最具小资情调、堪与云南丽江古镇媲美的风情老街。

其实从我家葑门横街出发,到平江路的路程并不算很远。骑着电瓶车和妈妈一起去平江路,其实也就20分钟到30分钟左右就到平江路了。打开手机地图导航,葑门路直走到十全街。到了十全街再直走,有个带城,右转,到凤凰街。凤凰街往北走到临顿路,然后到了临顿路之后,继续向北直走,再到白塔东路。白塔东路向东骑个几百米,就到平江路了。

平江路是一条沿河的小路,一个普通的居民区,称作路,其实描述为一条窄窄的只供人缓行的风情步行街更贴切。旁边汩汩缓流的小河,其河名为平江河,平江路因此而得名吧。

河的驳岸上连绵延伸着典型的苏式旧民居。笔直的街面一行石栏,石桌石凳点缀其间。屋檐滴水把一条小巷拉伸透视幽远,远者可以看见景物的消逝点;有趣的看点是每家小院的院落深浅、房屋的大小、窄窄的巷道与小河比邻,比例恰如绘画布局,舒适而显示出舒朗淡雅的风格。

小巷房屋整体的造型设计很有点徽派建筑的原味。据说苏式建筑隶属徽派风格,白墙砖瓦、栗色的门窗以及雕花的设计装饰,在垂柳漫帘、香樟密茂、灌草丛掩的潺潺溪流衬映中,予人以清爽素雅的传统中式画面,卓有韵味;屋顶塑型属徽派的坡顶翘檐,马头墙装饰。但凡观赏过正宗徽派建筑的人,都能感觉到这里的坡顶更趋平缓,轮廓线笔直、严格精确、无笨拙堆砌的粗糙,更无主观夸张的臃肿,檐的末端的曲度也更和润简洁,这样的造型令人体验出宜居民居设计激发的美感,因其用途的不同而自然产生的墙面平行或交错,构筑了复杂的空间层次视觉,也使房间与房间之间相互联系,浑然一体;其序列不太合乎空间的逻辑,但视觉上惹人注目;其对使用效能的讲究,功能安排合理,可见生活智慧的建造体现。

这样丰富的视觉效果与简洁的轮廓之美,其来源有地理与房屋建造关系里说,越向北方,降水渐减,房屋已经不用那么陡斜的坡面就可排水;其二也有自己的推测想象,富饶肥美的苏州地域养育了安居乐业的居民,性情温和诉之于文化、建筑,和谐之风格便是当下风景可见。

沿河徜徉石板窄巷,从喧嚣的现代回到了恬静的过去,可有触摸般感受古街巷的岁月沉沦兴旺。一路碎踏的规则的花岗岩石片,青砖拼叠的路肩,还有镶嵌其间的碎石砾,似乎在解读这条古街的历史与传说,过去和现代在路石上拼贴着,细细品味,也能觉得现代设计者的匠心独运与古人建造心智的相得益彰了。

当然,说到平江路的美丽,自然是它的风情和婉约,小巷本身就是老苏州的缩影。

小桥流水、斑驳的墙漆、水痕浸残的灰瓦、凉亭下打盹的老人、摇橹的小船、河边轻吟船歌的妇女、三三两两的衣着休闲的行人、坐在茶馆里闲聊的茶客,慵懒惺忪的猫犬,处处都散发出一种轻松和宁静,让人身心恬然舒适。

如若有心去寻觅古迹,可以顺着路边的路牌指示,深入两侧支道的小巷,去寻觅承载了苏州上千年吴地文明的遗韵踪迹,可以探访到印刻着吴地深厚文化底蕴的老宅子。

这里的民居,显示出更亲民的风范。虽及不上拙政园的华表与大家,也没有退思园的荣辱沧桑与岁月的积淀。

但你要用心去搜索她身居寂寞无华的巷寓痕迹,或许只有临水人家的搓洗洒扫,吴侬软语的家长里、炊烟、书香、昆曲评弹声一并混杂在小巷中,讲述着苏州当年的风华。

上了年纪的人多喜欢观览像平江路这样的古街名胜,其也是怀旧者必看的风景。然而,对自由的探访者或者深悟其中韵味的旅游者,似乎可以写进书里和纸上的陈述,已经不能够激发起探访者的激情了。

森严的高墙,早已挡不住都市新生活的浸淫了。今不如昔的长吁短叹、凭吊历史的夫子老先生,也只有付与窗棂木梁、潺潺流水,留与形容都已模糊的石墩了。

在平江窄巷中漫步,还有一些特别的风景,往往令游人们歇步。

比如那伫立街中的几口老井。一口大井,据说是凿于清光绪戊申年的“自治局官井”。井口约莫80厘米直径大小,离地40厘米的高度,过往人流停下来看看,体会旧时水源的亲切;另一处两口小井,说它小,是井的口径只有30厘米左右,且两口井靠得很拢,令人不禁想到“并蒂”这样的美丽故事来。

还有在某处简介牌上认识的“抟”(tuan)字,石桥上磨蚀的凿痕,有佛教寓意的轮回纹等等,都是有点意思的意境,虽然称不上古建筑,但是这些景色的中的小品,仿若传统文化广流于民间的记事,能给人一些赋予这些特别景致的想象,其也算是江南小镇清雅素净之中又常现娇情玩味的情趣了。

其实,平江路的游览于我只是一次午后的散步,其全貌的美却不仅仅只是一次午后的散步所能收揽的。感性的觉察只是管窥了她美丽的一瞥间的惊鸿。

我撰文记叙这个有意义的可以回忆的下午,是期待有更悠长的假期临渊其间,好好地平复粗燥匆忙的心境,短暂沐浴尘垢浸染的身心,我们也许真可以拥有轻松的再继续生活的美好心愿。生活在这里,其本身才是曾经的平江府,今日的苏州文化中留给我们最绵长久远的记忆。平江路,是历经岁月而不朽的风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