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七章18)

2018-08-09 07:50 | 作者:王龙生 | 姚记国际娱乐吧首发

2018-08-09 07:45 作者:王龙生

(十八)亲家老陈来帮厨

2011年1月10日傍晚,钟点工做完饭临走时说家里有急事,明天得赶回去。这下我们就发愁了。年前钟点工大都回家去了,很难找到。老伴身体有病,我又不太会做饭。正巧这天亲家老陈的小儿子、儿媳带着小孩回安徽儿媳娘家去了,要过五六天才回来。所以,当女婿打电话请他父母来我家住几天,帮忙做饭时,他们一口答应。

第二天中午,女婿开车将他父母从杨浦区内江路接到我们家。临走时,给我们四位老人每人一百元“赌钱”,让我们抽空在家里打打麻将。亲家还带了一些菜过来。我说:“你带菜干什么?”他说:“我们那里买菜比你们这里便宜,我就顺便买了些带来,能省就省一点嘛。”

下午,我们围坐在饭桌前,一边打麻将,一边聊天,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一直玩到4点多钟,才收起麻将。老伴陪同亲家母一起看电视,我和亲家公老陈进厨房干活。我淘米、烧水、闷米饭。老陈洗菜、炒菜,轻车熟路,动作麻利。我上前帮忙,他说:“我做饭一个人就够了,不要别人插手帮忙,你来只会越帮越忙。”我拗不过他,只好离开厨房,回到客厅。

6点钟前,女儿、女婿、外孙都回来了。老陈将一盘盘刚炒好的菜端上饭桌,热气腾腾,香气扑鼻。我赶紧去厨房盛饭,女儿跟进来端饭。一家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共进晚餐。饭后,女儿、女婿、外孙驱车回家。我忙着收拾饭桌,洗碗涮锅,清洁厨房。老陈要进来帮忙,我赶紧推他出去:“你炒菜够累了,快休息去吧。洗碗是我的事,不用你帮忙。”他风趣地说:“那你辛苦了,谢谢啦!”我忙说:“这叫什么话!你帮我们做饭,该谢谢你才对。”

忙完活,我们又开始打麻将,直到10奌钟左右才进房间睡觉。我们腾出主卧,换上干净床单、被套、枕巾,让亲家早点睡觉休息。亲家母推辞说:“还是你们睡主卧吧,我们睡次卧。”老伴说:“别客气了,还是你们睡主卧。入后,为了少用空调,我们早就一起睡在次卧了,习惯了。”

一觉醒来,天巳微亮。我习惯早起晨炼,立即穿衣起床,洗脸刷牙,烧开水,用豆浆机煮制五谷豆浆。这时,亲家老陈也起来了。我说:“这么早你起来干什么?”他说:“我在家每天5点多钟就起来了,习惯了,到时候就醒来,再也睡不着了。”“为啥那么早起来?”“不早起不行呀,吃完早饭,7点钟前要赶到小儿子家带小孩,儿子、儿媳一早要去上班。起来晚了就来不及了。” “你们老俩口又要带小孩,又要买菜、做饭,真够辛苦的。”老陈乐呵呵地说:“现在还不太老,身体还可以,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这也是当父母的应尽义务。等到以后我们真老了,身体不行了,也就不管他们了。”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晨炼结束后,我提着刚买来的早点匆匆回家。吃完早点,老伴和亲家一起去农贸市场买菜,我留在家里熬中药,擦地板,抹桌子,开窗换气。等到他们买菜回来,赶紧关上窗户,打开中央空调。一会儿,大客厅里就暖和多了。午饭后,外孙天天进书房复习功课,我们在客厅里抓紧时间打麻将,连午睡也顾不上了。就这样,天天忙着买菜、做饭、洗涮、清扫、打麻将,连电视也没空看。

好日子过得真快,一晃五六天就过去了。16日上午,亲家老陈夫妇说,小儿子、儿媳、孙女回来了,得赶紧回去。我们再三挽留也没用,只好让女儿开车送他们回家。临走,亲家母将一包一元硬币留在我家,风趣地说:“这几十元赌资是我们这几天打麻将赢来的,留在这里,等过年来玩时再用。”亲家走后,家里就剩下我们老俩口,一下子冷冷清清,似乎有点不习惯。

评论